楚鱼

 画/ @不宁

    临近傍晚他们才回到住处,搁了剑匣晏熙就拉着陆无筝往山上赶,不忘拉过门边的背篓让他背上。乌鸦岭鸟雀影稀稀落落,晏熙隔老远望见了,啧了一声。

  陆无筝脚程慢,小跑着勉强跟上他。晏熙看不过眼,将他一把揽起运轻功跃上去,这才解释说要去喂鸟。

  “这些小家伙凶得很,你可要小心些。”他嘱咐说,“武当把乌鸦当神鸟看,说是‘玄武修道,乌鸦指引’,要我们时常来喂它们。”

  他又提到自己第一次来时被乌鸦啄了手,别扭了三天被师兄们生拉硬拽到乌鸦岭去,哭闹的阵势活像要被抓去喂乌鸦。陆无筝“嗯”了一声算作回应。晏熙稳稳落在平地,把陆无筝背上篓子取下来,拿了吃食摊在手里正要去喂,忽然听得哗啦啦一阵翅膀扑腾声,动静太大,他转脸往去。

  ——陆无筝身上落了四只乌鸦。两只扎在头顶,一只落在身上,一只停在手上。

  晏熙愣了半天,得出个自个儿喂了几年白眼狼的结论来,不,该是白眼乌鸦。陆无筝相当沉静地望向他,眼神乖巧又无辜,把他还没冒起来的心火灭了。

  好,他认了。

  养了七年乌鸦的老父亲含泪撒了吃的,总算招呼过来几只,他觉着以后自己大可不来了,让陆无筝往乌鸦岭上一站,手上随便放些杂粮就能将这群祖宗们伺候妥帖。

评论
热度(18)
©楚鱼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