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鱼

无功无过

垓下项籍自刎,这一局棋终于将军。
营帐中自然是喜气盈盈,于是上上下下把论功行赏姑且放到脑后,举杯畅饮一番。刘邦敬韩信一杯,未来的天子略有醉态,夸将军不愧举世无双,未尝打一场败仗。
韩信笑着应了。刘邦有意无意捏他的手,情人似的含情脉脉,掌心温热,藏在衣袖中拢住他的手。韩信缩了缩,望他一眼。
刘邦醉了,但心里一条一条都列好了,谁领功,谁封侯,大汉那样广阔的疆土韩信踏足大半,他想他大抵还是要回故乡去,齐王的位置他握不住。
好个荣归故里。

夜深,刘邦自然留他喝酒,手上便不加遮掩得寸进尺,抚过他手腕瘦削的线条,攀到手臂将他拉过来,笑着吻他脖颈,扯开衣襟顺延下去。
他有恃无恐,韩信确乎是举世无双,也会算到手上虎符终究要交回他手里,刘邦知他会顺从,就像他现在只要吻一吻韩信胸膛,就能感受到年轻人热烈的心跳。
他这样有恃无恐,甚至心中暗暗替他编排史册。楚王韩信如何如何英勇,最终无功无过安享晚年。

谁知韩信多年后会玉石俱焚呢,将他赐的无功无过变作逆贼的骂名。韩将军神机妙算,最后一仗他早该算到是输,千算万算都是四面楚歌。

评论
热度(86)
©楚鱼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