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鱼

惊鸿照影

借了一点《王的盛宴》。

刘邦问他是不是没有当初那一口馒头就没有后来韩信投奔他了。

韩信愣了半晌,指尖捻着刘邦从外头折的花枝,上面花瓣被他拉扯得细碎,他稍一用力,将最后一瓣扯下来。

“臣已随大王到如今了,怎么还问臣这话。”

窗外花开得热烈,一片春光潋滟景象,全然不顾屋内君臣二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架势。刘邦只当韩信执意要绷弦,不想他先缓下声来。

“在沛县见大王也好,换了鸿门宴时见面也罢,都是惊鸿照影,见过便注定要投奔您的。”

此时离他们上次下棋喝酒已隔了三月有余,韩信放言“臣将兵多多益善”,刘邦脸上笑意勉强挂住了,自那以后再没到淮阴侯住处去。

这三月他只听仆人说淮阴侯修缮兵书,安安分分守在府中,谁知他想了些什么,成现在这样温顺的模样。

他想这样好,他抓不到淮阴侯把柄,也就不必杀他。韩信早把命放在他手里了,他扼住这条命又松手,反反复复,尽管留得留不得他心里清楚。

他觉得韩信那句惊鸿照影说得漂亮,像他年轻的将军该说的话,情愫炽热灼人,全敞开给他。他自然没有这样感觉的,即使他记得自己在沛县给一个落魄的行路人扔了一口吃的,也难被惊艳。他想他早就老了,情排在权钱后头,他要做帝王。

帝王怎么能儿女情长,他该高唱“大风起兮云飞扬”,而不是“死生契阔”的。

评论(4)
热度(88)
©楚鱼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