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鱼

长安雪(3)

(2)

韩信在烧成烬的残垣里找他,徒劳无功找了两天。

 

他又想两天算什么,他等大火烧完等了那么久,再等一场雨下来把这场黄粱梦浇灭。流矢射中的那一只眼已经不再淌血了,他最后昏昏沉沉倒在城外,等着无常带他去地府,到那里把没说出口的话告诉刘邦,甚至对他破口大骂一通,但绝不是现在——他心里早挖空了,像绷紧的弓没了箭矢,被人抽筋剥骨不过如此。

等他到地府再骂吧。韩信想。他连要说什么都想好了。

刘邦总是送他走,护着他,当他是当年那个小孩么?他有什么不敢?他想他要步刘邦的后尘,刘邦十恶不赦入地狱,大不了他跟着遗臭万年。

他能想到刘邦听完这话一定怒火滔天,然而脸上笑吟吟不动声色,等到夜...

铠约/

车,phone sex。

尝试写出皮肤饥渴症的感觉来,太难了。

给 @贺闲川 的生贺,生日快乐,向老阿姨迈进了,恭喜,嘻嘻嘻。

(点进去看不到的点一下proceed应该就好。)

@观测者T 嘻嘻嘻,带上旧图来了,一个走肾repo。
昨天就到了现在才去拿……这次的封面跟以往相比太迷幻了(好酷

邦信/无冢

@诳客 的生贺,也是能去酒吧浪荡的年纪了呀。

会有韩信视角的后续。

韩信到城外时已是黄昏,西大街上灯笼星星点点缀到远处,城中的坊市便随这亮光热闹起来。

路旁小店坐了不少人,韩信掂了掂一天下来的银两,要了碗素面。水汽热腾腾蒸上来,连带着春季渐暖的空气推波助澜,他吃得大汗淋漓,正欲抬手擦汗时忽地有人拿了手帕贴上他额头。

额上是命门,他下意识向前送了一掌,却在看清来人时生生止住。

韩信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,愣了半晌扒开那只手继续吃面,他被刘邦缠了整整一月,对方似乎是闲得慌,放着安乐的公子哥儿不做,三天两头到集市上寻他,韩信常到那儿接跑商的活,偏让刘邦抓个正着。

刘邦笑眼盈盈托着腮看...

争吵是不可避免的,他无处不在,不可杜绝,人也没办法处在孤岛。
太可怕了……至今见到的爱情都相当可怕,是束缚、是桎梏人的牢笼,会拴住手腕脚腕伤痕累累嵌进骨肉。
向它寻求安慰,又自甘情愿陷入牢笼,里面血迹斑斑。
“你根本不爱我!”这样的话好像电视剧里才会出现,然而切切实实发生在生活中。
这情感令人恐惧,令人发笑,令人喜爱,令人无原则无底线,手上血淋淋,言语化匕首。
情感褪色以后人的面目变得清晰,直到可以用理智去衡量对方的好坏,而这时候一切都失去意义了。

是混更。

那会儿韩信陪他喝酒,酒吧灯一闪一闪,他脑子像被酒兑过似的迷糊,恍惚中听见韩信喊他“君主”。
“你喊我什么……”
刘邦话到一半忽地愣住,他怔怔地望着韩信,记忆冲破阀门涌进脑海,锐利同刀刃。
韩信笑得惨淡,伸手去搀他。
刘邦攥紧了那一只手。太疼了,他感觉大脑已经千疮百孔,他颤着眼睫望向韩信,脑海中汹涌的重影最后成一声脱口而出的呼唤:
“将军。”

帝皇九鼎在他手中。刘邦高坐朝堂,他坐得安生,将所有脸庞挨个扫了一遍,找不见他的将军。
他的将军呢。他讶然,有个声音悠悠然道:淮阴侯反罪,当夷三族。
他甚至没过问韩信尸首葬在何处,乱臣贼子要什么葬身之地?他见韩信最后一面是他往邯郸平反,将军送他到城门,再见时...

她在那里守了九年才回杭州,回去时正逢春,桃花颜色极艳,春光里硬生生闯出一片色彩。
过往每年乔靓都折一支桃花等她,有时她来不及回来,那些花枝放几日便黯淡。乔靓把它放进水里。
花木兰学着她的样子折一支桃抛进水流,让流水送走花,好像自己当年送她走,看她嫁到南方杳无音信。
这些回忆都不留痕,花瓣过流水怎么会留痕呢。
江湖这么大,能让她送一枝花的人却怎么都找不到了。

提问箱……是没人问的。姑且放在评论。因为我不更文。

其实有想写少林和武当的想法,都是清淡至极的人,相处惬意,颇似水中鱼相戏的澄澈通明了。
是古人文中里湖心亭看雪那样的天气,取了暖炉两人坐小舟里在湖中心飘荡,天地山水都是白,唯独心里动了凡念,搅得水都不通明。
唉,索性沉一回。武当这么想。他的手冷冰冰,凑到暖炉边取暖去,被少林一手握住了。
那只手也算不上多暖,但平日少林捻佛珠的便是那一只手,他在众生中拂袖过,此时只引着他一人了。
尘缘未断啊。他叹气。顺着牵引吻上去,轻巧地碰了一碰。

乔靓。她念。

乔靓确诊后照旧过得像从前,像润湿而饱满的海绵,拉扯不清融进河流。水流黏滞阻塞,但她确乎在流淌。

花木兰攥她的手,她的手指柔软精细,是天赐的无可挑剔,天生用以捧在手心,拥在怀中。

她是游鱼,是水母,独独让花木兰圈养在水族箱中。于是花木兰隔着冷气吻她,一个无声含情脉脉的吻。
——事实上她们只是对望了一分钟,或者更多。

想吃东西吗,我给你买。她说。
乔靓摇头:我不饿,木兰。

她的身躯纤细柔韧,不知名的力量支撑住她,让她同柳树一般伸展而不至于倒下。花木兰闭口不提她接近一周未进食,她的睫毛厚重,过长的头发垂在后背,让她产生乔靓几乎不堪承受的错觉。

乔靓在摆弄电视遥控器,广告声音制造...

©楚鱼 | Powered by LOFTER